北阪有桑

【烛俱利】漂泊止于恋人相遇 01

*新坑,预计是个中长篇,严肃正剧向。勉勉强强算个间谍paro?

*私设如山,OOC请多包涵。

————————

     “小伽罗、小伽罗——”


       似乎有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伴随着呼啸的风声,那声音带着焦急,像是在寻找名字的主人。然而很快的,风声里夹杂着噼里啪啦的杂音,仿佛有人点燃了壁炉,贪婪的火舌席卷着壁炉里的木柴,连带着吞噬整个梦境。果然,那声音在杂音的掩盖下变得越来越不真切,仿佛声音的主人正离自己越来越远,大俱利伽罗一时心焦,想要开口回应,周围的空气却骤然滚烫,仿佛火舌下一秒就要喷在他的脸上——




       “喂,喂,买单了!”


       “欢迎光临,请问需要加热吗?”


       大俱利伽罗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了过来,这才发现他竟然在便利店里打了个盹,连顾客进门时的门铃声都没听见。这家便利店门脸很小,供应的东西也不多,但好歹是24小时开业,因此深夜也常有客人光顾。眼前的客人看上去像是刚刚加完班,青黑的脸上一脸疲惫,此刻被大俱利伽罗怠慢,脸上的愠怒又多了一层。


       “加热?你脑子有病啊这需要加热?”


       客人仿佛被点燃了一样瞬间骂骂咧咧起来,大俱利伽罗这才发现客人手里拿着的是一盒冰淇淋,哑然失笑中他忙不迭地向顾客鞠躬道歉,但仿佛是要把加班的怨气全撒在大俱利伽罗身上似的,顾客喋喋不休地抱怨着要向店长投诉大俱利伽罗。深夜的时候人心疲惫,大俱利伽罗就算有再好的脾气此刻也快没了耐心,就在差一点要发作的时候,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


       “这位先生,请快点买单好吗?我想您再不买单的话,冰淇淋加不加热都一样了。”


       即便是盛夏的夜晚,天气也依旧是闷热的,顾客手里拿着的冰淇淋盒子上已经覆盖了密密的水珠。但这不是重点。身后排队买单的男人西装革履,仿佛也是刚刚下班的白领,左眼是璀璨的金色,右眼却覆盖着冷冰冰的眼罩,生生将他的气质从白领扭转成了从良的黑社会。男人脸上的神情很温和,嘴角带了点微笑,但是他仅有的一只眼睛里流露出的不怒自威不禁让多事的客人稍微打了个寒颤。


       大俱利伽罗看着客人嘟囔着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对眼前的男人产生了一丝感激。他将男人买的东西一样一样地装进袋中放好,将小票递给男人的时候中规中矩地说了一声谢谢。男人朝大俱利伽罗温柔一笑就离开了,然而大俱利伽罗并没有感觉自己有多少好转,他仿佛送走了瘟神一般,在顾客都出门后瞬间疲软了下来。


       大俱利伽罗,十八岁,高中毕业,靠打工为生。


       自从一年前叔叔长谷部莫名失踪后大俱利伽罗就没了经济来源。警局报案找人未果,勉强完成了高中学业后大俱利伽罗就不得不开始混社会。白天当搬货工人,晚上在便利店打工,大俱利伽罗原本指望靠这种方式慢慢积攒大学的入学学费,然而生活总有各种方式让你捉襟见肘。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遭到投诉了,工资再扣就没了,大俱利伽罗知道自己不擅长服务客人,但是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要是能把家里的房子租出去就好了。大俱利伽罗无奈地叹了口气。叔叔失踪后家里的房间就多了一间,换作之前大俱利伽罗是愿空着也不愿意租出去的,一方面是不愿意与陌生人同住,另一方面是希望叔叔有一天能回来拯救他脱离苦海。然而眼看着都要秋季开学了,他的账户上还是那可怜的几个零,不得已只好把家里的房子挂在中介上,却少有人问津。他的房子又老又旧,附近又没什么基础设施,更何况大俱利伽罗坚持要求租客是独居,上周他曾以这样的要求拒绝了一对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情侣——那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就像刚出笼的小鸟,大俱利伽罗听着就头痛,但拒绝了别人之后,他又有些后悔。


       当大俱利伽罗好不容易站完了班走出便利店时,东方的天空已经有些发白,轻快的鸟鸣显得他的步子更为沉重,从便利店里拿回来的便当装在袋子里时不时地碰到他的膝盖,他也不理会。回到家的大俱利伽罗躺在床上累得不行却没有立刻入睡,脑子里想的全是接下来该如何生活。


       该死的,生活。


       迷迷糊糊中他仿佛听见有人在敲门。见鬼,难道在家里他也不能好好睡一觉么!几乎是带着怒意,大俱利伽罗没好气地开了门,开门的那一刹门里门外同时愣了一下。


       “您是——”门外站着一个独眼的年轻男人,正是昨晚便利店里遇见的那个,看见大俱利伽罗,男人很快就从惊讶中调整了过来,“大俱利伽罗先生?”


       “是我。”大俱利伽罗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年轻男人带着歉意笑了笑,“我在中介网站上看见您的房屋出租信息,正好我经过附近,没有预约就直接过来了,还请您多包涵。”


       既然是租客上门就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更何况之前还有过一面之缘。大俱利伽罗带着男人进屋看了看房子的布局,又给男人介绍了一下房间的采光和通风,见男人没有问题,又带去厨房和卫生间里看了看。男人在厨房里停留的时间明显比其他地方更长一些,他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老式的油烟机和有些破损的水槽上,大俱利伽罗有些担心他会挑剔房子内老旧的设施,但男人似乎没有任何异议,开口问的第一个问题却和房子无关:“你是一个人住吗?你多大?高中生?”


       “我高中毕业了。”大俱利伽罗言简意赅。


       “你的父母呢?”年轻男人继续问道。


       “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由叔叔抚养长大,但是前不久我叔叔也不在了。”


       大俱利伽罗临时撒了个谎,但好像又不完全是个谎言,他心里一沉,看见男人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决定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他把这套房子留给了我,我决定租出去贴补家用。”


       “父母去世了……叔叔又不在了……”年轻男人点了点头,话语中竟然还带着同情的意味,“难怪价格这么低。马上又到交学费的时候了,你应该急着把房子租出去?或者说你没上大学?”


       这人说话怎么跟保育员一样啰里啰嗦的。大俱利伽罗突然有点烦躁,他最讨厌别人的同情,差一点就要说出“你要是嫌价格低了我可以提高点”这样的话,但是想了想又忍住了。


       “我的确出不起上大学的学费,但还没到急用钱的地步。”他继续撒了个谎,心想万一男人下一秒来压价呢,“至于价格,我并不认为我出的价格算低,毕竟我有许多要求,不仅要求租客是单身,还不允许带朋友回家,甚至太吵也不可以——”


       “行,那你看我合适吗?单身,独居,刚来这里也没什么朋友。如果我现在就签合同付押金,今晚就搬进来可以吗?”


       竟然是出乎意料的爽快。大俱利伽罗有些发愣,瞬间心里起了一丝疑虑,年轻男人像是看穿了大俱利伽罗的心思一般,笑了笑解释道:“我昨天刚到,东西现在都还在宾馆,现在急着找个地方入住,拖得越久越不划算而已。”


       大俱利伽罗没来得及准备合同,不过看男人急入住的样子,要了男人的相关证件签了字,就允许了男人今晚搬过来的请求。男人自我介绍说叫长船光忠,是某家公司的普通职员,主要负责行政方面的工作,因为公司的人事调动他被安排到了这里,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还希望能多多关照。大俱利伽罗没有真正地入过职,对长船光忠所吐槽的工作上的人情世故也听不出什么名堂,只是见长船光忠签字的时候有细微的停顿,他想了想说道:“长船先生如果东西多的话,可以先把东西搬过来,我今天休息,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叫上我。”


       换做往常他才不会主动提出帮忙,只是他还有些事情需要再确认一下,再加上做久了服务行业,这种口吻他早就习以为常。年轻男人听上去还挺高兴,当天下午就将行李打包了过来,大俱利伽罗围观顺带帮忙整理了一下,发现这男人的衣服和发胶之类的用品不是一般的多。


       过分注意形象的男人。大俱利伽罗默默吐槽,同时一个奇特的想法也一闪而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男人便提出要去逛家居商店,大俱利伽罗也自告奋勇地全程陪同。在踏入家居商场的时候大俱利伽罗心底涌起了一股怪怪的感觉,尤其是他看见周围几乎都全是手挽着手、来买家具装扮新家的新婚夫妻。男人倒没关注那么多,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挑选家具上,不得不说他的眼光非常老辣,一眼相中了一件设计新颖的组合衣柜,还问了大俱利伽罗的看法:


       “你看这间衣柜怎么样?分隔设计很完美,如果你有衣服也可以挂进来。”


       大俱利伽罗摇了摇头:“你自己看就可以了,不用考虑我。”他实际上是担心要出一部分钱。


       男人也没坚持,挑了几件家具就去买单了,在收银台处大俱利伽罗假装左看右看,一眼看见收银员怪异的眼神,向来也是误会了他们的关系,顿时感觉被噎着了一下。他告诉自己要沉得住气,在男人打开钱包的那一霎那他迅速一瞥,似乎看见了一个奇特的纹章,然而只是一瞬间男人便掏出了信用卡,合上钱包,随后避开了大俱利伽罗的目光在单子上迅速地签了名。


       等两人回家的时候天早就已经黑透。大俱利伽罗住的是老式公寓楼,楼梯灯早就坏了,男人掏出手机照明,边走边和大俱利伽罗说话,听得出来他对大俱利伽罗的友好感到非常高兴,而大俱利伽罗只是心不在焉地应答着,男人自顾自地说话也丝毫没有察觉。到门口时是大俱利伽罗开的门,男人随后进入负责关门,门一关还没来得及开灯,一把冰凉的东西就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告诉我你的目的。”黑暗中大俱利伽罗哑着嗓子,他用另一只手将男人的胳膊扭到身后,硬生生地制住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人,“你是伊达的人。”


       TBC


   
评论(11)
热度(82)
烛俱烛/GGAD/德哈
黑历史存放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