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阪有桑

【烛俱利】斗舞

*盲狙了个高考作文全国一卷,结果被中国关键词给惊到了Σ( ° △ °|||)︴就挑了个广场舞和美丽乡村来放飞自我

*特别天雷特别尬,OOC到审不认,乡村爱情广场舞,嫌太刺激请跑路。纯恶搞,无恶意,请看作者真诚的小眼睛OvO

*梗来自知乎大师兄-朱炫: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314138/answer/27594459

————————————————

       今天的本丸村,风儿格外的喧嚣。

       夜幕刚刚降临,全村的老老少少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刚吃完晚饭又匆匆地奔向村东头,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看戏的表情。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因为挖草药回来晚了,见邻居家的今剑早就蹦跳着出门了,匆匆地扒拉了两口面条就要往外冲。大哥一期一振刚把一碗油泼辣子端上桌,见状急忙喊到:“哎,哎,吃了再走吧?”

       跑在最前头的博多已经没影了,远远地听见他丢下一句话:“再晚就来不及咧!”

       等粟田口家的孩子赶到村东头的空地上,那里早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大功率音响早早地就摆在了地上接好了电,今天还额外架起了几百瓦的灯,一大群蛾子绕着灯头飞来飞去。夏天的夜晚,蚊子多得很,村民们也因此躁动不安,但空地中央的两人,脸上却都是沉着如水的表情。

       大俱利伽罗和歌仙兼定,今晚,村东头,小广场,斗舞。


       自从政府文件下来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村干部长谷部便活络了心思,想趁着领导狐之助来视察时好好展示一下本丸村的精神面貌。他挨家挨户凑了钱整了整村东头的地,铺上水泥,修了个小广场,又召集了一批村民开始学跳广场舞。原本长谷部想的是等狐之助来视察时跳跳舞装装样子就好,没想到歌仙兼定跳出来第一个支持,还拉上左文字家的小夜,小夜拉上哥哥宗三,宗三又拉上药研,药研拉上妹妹小乱,老老少少一大批人,到了夜晚就自发聚集在广场,迎着震天响的音乐翩翩起舞,声势浩大,连邻村的村长审神者都忍不住来参观,回去后跟同僚交口称赞:“别人家的本丸,看看别人家的本丸!”

       歌仙兼定之所以如此热衷广场舞,和他在城里读了几年书有关。尽管高考失败不得不回到本丸村,歌仙兼定依旧以城里的文化人自居,瞧不起本丸落后的精神文明建设的他办过诗社,搞过茶会,但都以失败告终。这次好不容易是上级带头跳广场舞,广场舞又是城里人最流行的夜间活动,歌仙兼定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传播先进文化的机会,正好借此展示一下他风雅的派头。在他的拉拢下,村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加入了他的广场舞小队,但是到伊达家就栽了跟头。

       当歌仙兼定来伊达家拉人头时,大俱利伽罗正在辅导小升初的太鼓钟贞宗,面对歌仙兼定的三寸不烂之舌大俱利伽罗连头都没抬,扔下一句“没兴趣跟你跳广场舞”后把自家大门一关。歌仙兼定通过搞广场舞这件事已经成了村里的红人,谁敢这么不给他面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嘴巴上总要占点便宜才能下得来台:“连舞都不会跳的乡巴佬!”

       “你说啥?”把门打开的是太鼓钟贞宗,而在他身后的大俱利伽罗把小贞往身后一推,暗金色的眼睛盯着歌仙兼定:“要不要试试看?”


       眼看着本丸村差不多人都来齐了,歌仙兼定环顾四周,见大俱利伽罗没有要动的意思便清了清嗓子:“今天父老乡亲们可都在场,我就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输了,就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是个乡巴佬,伊达家派个人来跟着我学跳舞,我也就不计前嫌,全当是为村里争光。”

       人群里开始涌起窃窃私语。人们怀着好奇,怀着兴奋在交头接耳,但更多的人只是来看伊达家的笑话。歌仙兼定的舞姿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而至今,没有人见过大俱利伽罗跳舞。尽管人们都看得出大俱利伽罗今晚的确是有备而来,但也仅限于给自己围了一圈腰布,眼尖的小乱还发现腰布外围有一圈好看的流苏。除此之外,大俱利伽罗依旧是往常一样保持着波澜不惊的神色,面对歌仙兼定的挑衅,他只是抱着胳膊淡淡地回了一句:“请吧。”

       “你可别后悔。”歌仙兼定打了个响指,“Music。”

       《荷塘月色》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

       等你宛在水中央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叹。歌仙兼定像是要和乡巴佬划清界限一般,果不其然地跳了广场舞界最有文化内涵的歌。他今天还穿上了他那件雍容华贵的花披风,胸前也别了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他才不在意村民们是不是误以为他分不清牡丹与荷花的区别,而是他坚信唯有牡丹才能衬托出他的王者风范。在如水的月光下,歌仙兼定的舞步柔美,婉转,在节奏点处又带着十步杀一人的狠厉和决绝。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本丸。

       一曲舞毕,人群中已经发不出声音。挤在人群最外头的一期一振没能看到全貌也暗自下定了决心,哪怕是砸锅卖铁也要送弟弟们去城里读书,不,是学广场舞。他和身旁已经是个小大人的药研交换了一下眼神,药研一开始就被宗三拉进了歌仙的广场舞小分队,此刻的他收回目光,沉思着要不要在自己的白大褂上也别一朵花。

       歌仙兼定挑了挑嘴角,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微笑:“看在伊达和细川世代交好的份上,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大俱利伽罗的表情有些波动。他那淡然如水的眸子很轻很快地在人群中扫了一下,没发现他要找的人。太鼓钟贞宗和鹤丸国永坐在附近的大树上,从高处看,广场上的动静一览无余。太鼓钟贞宗有些急了,鹤丸国永也露出了罕见的担忧,但他还是搂过了小贞的肩膀:“相信伽罗小子吧。”

       然后暗中给烛台切光忠发了个短信:“你怎么还没来?”

       歌仙兼定一曲广场舞已经跳完好久了,但是大俱利伽罗还没有要开始的意思。人群中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歌仙兼定这时候反而不着急了,他早就料到了这一点,谁都知道伊达家最孤僻的就是大俱利伽罗,他这样的人会当众跳舞?才怪。不过是被人戳中痛点脸上过不去夸下海口罢了,但是该打的脸,迟早会肿的。

       良久,大俱利伽罗估摸了时间,猜想是赶不上了,叹了口气,说道:“音乐起吧。”

       《郎的诱惑》

       “娘子!”

       “啊哈!”

       几乎是下意识地,大俱利伽罗的“啊哈”刚刚脱口而出,遥遥地听见摩托车突突的声响,人群中从外到内破开一条路,最终烛台切光忠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他抛弃了日常穿着的运动服,换上了一身西装马甲小燕尾,踩着锃光瓦亮的皮鞋,像是在夜总会上班到一半突然接到消息被叫回来的少爷。尽管风尘仆仆,但当他一步一步走进广场时,人们还是闻到了他身上那股特殊的香水味。

       “小伽罗,我来晚了。”

       大俱利伽罗没给他道歉的时间,这首曲子已经到副歌了,他转了个圈示意烛台切光忠跟上,腰布翻飞,像是招来蝴蝶的印度莲。

       是郎给的诱惑 我唱起了情歌

       在渴望的天空 有美丽的月色

       是郎给的快乐 我风干了寂寞

       在幸福的天空 你是我的所有

       大俱利伽罗的舞步就像他腰布上那翩跹翻飞的流苏,腰肢细软如卧龙盘缠,他的手搂住了烛台切光忠的脖子,而烛台切光忠的手则搂在了他的腰上。尤其是烛台切光忠,他这身燕尾服太紧,扭起跨时小燕尾一晃一晃,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情歌大都热烈奔放,但是跳得如此大胆暧昧的还是头一回,清光和安定看得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千子村正则看得浑身发热,当下就想脱了衣服加入,被蜻蛉切一把按在地上,这个朴实的汉子其实也红了脸,幸好夜色里没人看得出。

       倒是身旁的青江淡定地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烛台切哟……毕竟人家在牛郎店里,可是有名的夜之帝王。”

       等到音乐停下来时,大俱利伽罗被烛台切光忠搂着腰,而对方故意一个欺身借位抵住鼻尖,引得人群一阵骚动。用眼角的余光大俱利伽罗看到岩融捂住了今剑的眼睛,但是他竟然没看见歌仙。

       这边烛台切光忠还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大俱利伽罗收回了目光用力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因为迟到差点坏了自己的好事,现在还有脸来占便宜,大俱利伽罗推开烛台切光忠,终于发现了隐藏在人群背后,脸色发青的歌仙。

       “真是有辱斯文……”歌仙兼定的脸色表明了他欣赏不来这种风骚的舞蹈,他蠕动了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来扭转败局。大俱利伽罗叹了口气,但烛台切光忠把他拉了过来,自己上前先赔了个不是:“小伽罗他不怎么会说话,是他有错在先。”

       歌仙兼定没有说话。于是烛台切光忠继续说道:

       “我知道歌仙先生在城里读过书,是个见多识广的文化人。但是你在城里待太久了,忽视了本丸村里这段时间以来的变化。你看自从建设新农村以来,家家户户都装上了互联网,别说城里的潮流了,就是全世界的潮流,我们待在村里也知道。”

       “别看小伽罗平时沉默寡言,他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苦练Wota艺,niconico上有十万再生呢。”

       “我也在城里打工,周末回来也陪他练舞。什么极乐净土、让其响彻、虎视眈眈,你要是不会翻口墙也可以搜搜B站看投稿,我们什么舞没跳过?广场舞这种东西也就是城里老太太喜欢了,既不是什么新鲜舞蹈,也不是什么高雅文化,歌仙先生要是喜欢就罢了,如果仅仅是觉得城里的月亮比较圆,真的没必要将才华浪费在这方面上。如果歌仙先生再开个书法班,我第一个将小贞送过去,让他好好地接受您的熏陶……”

       烛台切光忠还在说着什么,但是大俱利伽罗已经听不清了。他的目光落在烛台切光忠的侧脸上,看着年轻恋人英俊的脸庞。在这美丽的月色下,大俱利伽罗突然觉得,刚才那场舞,是他跳得最好的一次。


       村里的广场舞小分队就此解散,但是也有喜爱广场舞的老年人,比如三日月宗近依然乐此不疲地挥动着宽衣大袖,每天晚上定时踩着节奏乐呵呵地扭着腰。除此之外,乱藤四郎领着粟田口家的孩子建了个组合叫AWT48,每天放学都在广场上进行宅舞直播,听说粉丝量噌噌噌地往上涨,收到的打赏都交给了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则小心翼翼地攒了起来,作为下次去城里演出的经费。

       至于歌仙兼定,他搞了个书法培训班,太鼓钟贞宗也不负众望地成了他的得意门生。旁人有时候会说,虽然歌仙在跳舞上输给了伊达,但是靠着书法,还是扳回了颜面。

       但是歌仙兼定听到后嗤之以鼻:“我那是输在了跳舞上吗?我那是输在了没相好上。”


       END

   
评论(15)
热度(84)
烛俱烛/GGAD/德哈
黑历史存放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