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阪有桑

烛台切光忠笑了。东京塔上升起巨大的月亮,大俱利伽罗看着那轮圆月,莫名地感到似曾相识。很多很多年前,他们也曾看过同一轮月亮,那时的风很安静,安静得能让他们听清楚彼此的心跳声。如今的风吹得他们的衣角猎猎作响,烛台切光忠的头发有些凌乱,然而他的笑容却纹丝不动,犹如雕塑,映着月光。

他缓缓地朝大俱利伽罗走来。

“你在诱惑我。”感受到烛台切光忠的气息喷在耳边,大俱利伽罗突然说道。但是他没有拒绝,相反,他认命似的闭上双眼,任由烛台切光忠将他抱在怀里。

于是烛台切光忠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他勾起嘴角,蜜金色的眼睛带着一丝朦胧的醉意。他们都醉了,醉在几百年前的清风明月里,早就忘了今夜的月色再美,也早已不是当年。但是那又何妨。烛台切光忠心想,如今的时代,谁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们从来就没有明天。

他的手指侵略性地伸进大俱利伽罗的头发,另一只手则撩起他的T恤下摆,攻城略地,毫不迟疑。

“诱惑你的不是我。”他的舌尖轻轻点过大俱利伽罗的耳垂,酥麻的感觉顺着耳垂传到全身,大俱利伽罗几乎意识涣散,溺死在欢愉的浪潮里,但是仅有的清醒还是令他听见了烛台切光忠轻不可闻的叹息。

“诱惑你的,是自由。”


#好想写1984AU# #在东京塔的月光下,你出卖了我,我出卖了你#

   
评论
热度(7)
烛俱烛/GGAD/德哈
黑历史存放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