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阪有桑

【烛俱/俱烛】大俱利伽罗给烛台切光忠的修行书信

*设定为大俱利伽罗极化修行时代为1596-1620年,在此期间与烛台切光忠保持通信。CP向,烛俱/俱烛无差

  

*作者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私设多多,bug多多,还请多多指教。

——————————————————

  1.

  

  光忠:

  

  只是突然间想给你写信。很意外的,我到了岩出山城,而不是记忆中的仙台,这里的一切都非常陌生,我在走廊上毫无头绪地走着,直到我见到政宗公。政宗公好像正在发火,挥刀教训家臣的时候,连同旁边的青铜烛台也一起斩断在地。他看见我,似乎有些惊奇,问我是不是新来的家臣。我谎报了来历,政宗公似乎并没有在意,他对我的态度温和很多,虽然我仍然对他刚才挥刀的凌厉心有余悸。

  

  好像本丸的时间要比修行的时间慢很多,那么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对你来说我才刚刚出发吧。我已经奔波了有一段路,有些累了。

  

  大俱利伽罗

  

  2.

  

  小伽罗:

  

  收到你的信真令我意外。你提到的岩出山城当年也是政宗公的都城哦,不过那是在你来之前的事情了。还有,你说,你看见政宗公教训家臣时砍断了旁边的青铜烛台?唔,虽然我觉得挺不帅气的,但是那就是我,你认出来了吗?

  

  这么说来,你到达的时代应该比你到伊达家的时候早了二十多年。那正是我刚到伊达家的时候。真怀念啊,在来到伊达家之前我默默无名,不过是众多收藏品之一,是政宗公将我挑出来并带我上战场。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的命运开始与伊达家联系在一起,到现在也一如既往。

  

  那个时候政宗公还正值壮年,他带着我南征北战,九死一生,斩杀敌人的时候毫不留情。你已经亲眼见到了政宗公年轻时候的样子,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跟着政宗公上战场,我记得你来伊达家之后好像从来都没有出过战,真可惜,你一定要亲眼见一次政宗公上战杀敌的模样。他是我唯一承认比我更加帅气的男人。

  

  不过小伽罗,我还是有些担心,你前往的时代并非主君预期的时代,这在之前的修行中还从未有过。如果你发现有什么不对,就及时回来吧。

  

  期待你的回信。

  

  光忠

  

  3.

  

  光忠:

  

  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认出你了。收到你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伊达家待了好一阵子,至于你说的上战场,我来到这里后几乎马上就被编排进伊达军,政宗公很信任我,让我带领一小部分军队,听说政宗公从来没如此重用过外人,我很感激。

  

  我终于亲眼见到了政宗公上战杀敌的模样。他是比你帅气,我真心地认为。

  

  我暂时没有回去的念头。我想在伊达家待更久一些。

  

  大俱利伽罗

  

  4.

  

  小伽罗:

  

  唔,虽然我很开心你实现了你一直以来的愿望,但我看到你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内心也隐隐有些不安。你提到你想在伊达家待久一些,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主君正在本丸里等你回来。无论如何,请不要让主君为你担心,好吗?

  

  也许我不必要对你进行无谓的叮嘱。我知道你自有分寸。小伽罗,再跟我说说政宗公的事情吧,我很期待。

  

  以及,你说政宗公比我帅气的时候,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真的。

  

  光忠

  

  5.

  

  光忠:

  

  我会写信给主君说明情况的,也不会让她担心,我会回来的,只不过会比预期要晚一点。

  

  作为伊达家督,政宗公事务繁忙,不打仗的时候也要不断地和其他大名周旋,我有时候会跟着他,还因此见过本丸里的其他同伴。政宗公佩戴你的时候很多,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

  

  有的时候政宗公去往别地,我就留在伊达府。靠在走廊上百无聊赖的时候,总能听见爱姬夫人温柔的琴声。我不敢上前,但我听得出来爱姬夫人很寂寞。

  

  大概对于她来说,有一个野心勃勃的夫君并不是一件好事。但对于作为刀剑的我来说,有一个贪图安逸的主君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我作为秀忠将军的礼物送进伊达家的时候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刀刃锋利如新仿佛能照出人影。但是刀剑……刀剑总归是要染上鲜血的。

  

  我想我能理解爱姬夫人的心情。那大概和我没能上战场是同样的失落吧?

  

  我好像说了太多关于爱姬夫人的事情。因为我被送进伊达家的时候,是爱姬夫人接待的我。比起政宗公,其实还是爱姬夫人更容易亲近一些。

  

  大俱利伽罗

  

  6.

  

  小伽罗:

  

  爱姬夫人是我见过最温柔善良的女性,作为伊达家的主母,她掌管着家中的大小事务。没有她,政宗公也无法心无旁骛地施展宏图大业。

  

  虽然在背后谈论这些并不好,但是我还是想说,政宗公南征北战,难免冷落了爱姬夫人。大丈夫应当铁血柔情,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人无完人,政宗公也不例外,对吧?况且政宗公在战场上已经做得很好了。

  

  我尽量写短一点儿的信,这样你就能快点收到了。回信你可以慢慢写,本丸这边不着急。

  

  光忠

  

  7.

  

  光忠:

  

  人总是会对自己没有的东西念念不忘,对吗?所以我过去才对未能跟随政宗公上战场而心心念念。但是当我实现了这个愿望后心里似乎又变得空落落的。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仿佛和爱姬夫人一样有些苦闷。

  

  我承认政宗公冷落了爱姬夫人。明白这一点之后,我意识到政宗公也许和我想象中的不同。政宗公是很好的家督,领地的统治者,不论是打仗还是外交都游刃有余。但是,他身上总让我觉得缺了一点什么。我当然知道人无完人,而且我绝对尊敬并崇拜他,尽管我知道政宗公最后一统天下的愿望落了空,但是仅凭他在战场上的英勇,就足够让我仰望了。

  

  在我想象中大概有些美化政宗公吧。也许是因为在本丸的时候,我经常拿你和他做比较。

  

  以及,我有幸吃到了政宗公亲手做的毛豆饼,很好吃。

  

  大俱利伽罗

  

  8.

  

  小伽罗:

  

  你说你会拿我和政宗公做比较,真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同时还有一点点难堪。毕竟是我一直在模仿政宗公,学习他上马杀敌的模样,学习他服饰搭配的心得,甚至还向他学习厨艺,现在也能在本丸独当一面了。政宗公做的毛豆饼很好吃,对吧?真羡慕你拥有人形后可以亲口尝到,尽管当时我只有刀剑的形态,但依然对政宗公下厨的模样历历在目。在本丸里我也试着做了很多次毛豆饼,但想必是比不上政宗公亲自下厨的。

  

  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好笑。我哪一点比得上政宗公呢?毕竟我的一切都是从他那儿学来。身为他的刀剑,妄想和主人比较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一些。

  

  光忠

  

  9.

  

  光忠:

  

  你有你独一无二的特点。至少我觉得你做的毛豆饼要更好吃一些。

  

  大俱利伽罗

  

  10.

  

  小伽罗:

  

  我、我很开心……

  

  光忠

  

  11.

  

  光忠:

  

  距离上一封信又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慢慢地对政宗公有了其他的了解。你应该知道成实大人吧【注1】?成实大人与政宗公自幼相识,作为伊达家的重臣,一直以来都是政宗公的左膀右臂。成实大人为伊达家,可以说是鞠躬尽瘁也不为过,性格也豪迈直爽,也因此屡屡与政宗公意见不合。这一次,成实大人与政宗公大吵一架后愤而出走,政宗公怒而攻打其都城,杀死成实大人一家妻小。我曾在成实大人麾下作战,面对政宗公如此严苛的惩罚有心求情,却无能为力。

  

  与敌人的战争很残忍,但有时候与同伴的争斗,却更加无情。

  

  我明白我的苦闷来自何处了。当我明白后,这些苦闷也烟消云散。政宗公就是政宗公,好也罢,坏也罢,我不该将自己内心的期望投射在他身上。

  

  而且我也知道我内心的期望来自何处了。我身边有人酷似政宗公,却又与他如此不同。

  

  我们现在搬到了仙台城,记忆中熟悉的地方。我亲眼看见仙台城在政宗公的治理下逐渐变成一个繁华的城市,新的土地被开垦出来,丰收的时候十里稻花,粮食通过新修的水道运往全国各地。政宗公是杰出的统治者,他不一定是个好人,但是他为天下谋的福祉,却远远多过一个平凡的好人。

  

  五郎八姬【注2】也和忠辉公子【注3】成亲了,伊达家和德川家的关系又进了一步。之前我总觉得,政宗公不会甘心于归顺德川的,但是亲自经历过这么多年,恐怕连普通百姓也能察觉到丰臣家已是强弩之末,德川早已对丰臣家虎视眈眈。在这种情况下,明哲保身恐怕是最好的选择吧?

  

  大俱利伽罗

  

  12.

  

  小伽罗:

  

  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的事情。的确,作为历史上的刀剑,我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亲眼看见大名之间争夺城池的惨烈,回顾的时候难免有些唏嘘。大概是因为拥有了人类的身体,对人类的情感也能更亲近一些,但历史向来是成王败寇,个人命运在时代背景下不过如蝼蚁一般卑微。

  

  政宗公的所作所为,不过是顺应时代而已。在武士绝对效忠君主的时代,成实大人遭到惩罚也并非无理可循,只是我们从现在的角度来看,难免觉得历史残酷无情。

  

  仙台真好,夏季的时候海风很温柔。政宗公非常喜欢大海,因为他的志向早已延伸到了遥远的大洋彼岸【注4】。当然后来一切都已成为泡影,你说得没错,在德川势力蒸蒸日上的时候,伊达家明哲保身是最好的选择。

  

  我想政府让我们修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史为鉴吧。从过来人的角度看历史,比当年的一无所知要感触更深。

  

  光忠

  

  13.

  

  光忠:

  

  我的确感触良多。我和你,都不过是政宗公的刀剑,为主而战,随主成名。我们都不是能改变历史的人。我这次的修行是化装为家臣的身份,亲身经历战国乱世,见过太多生离死别,终于意识到安逸与和平的可贵。

  

  需要刀剑打仗的时刻只会越来越少,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政宗公来说大概也是如此吧。乱世成枭雄,太平作明君。

  

  大俱利伽罗

  

  14.

  

  小伽罗:

  

  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你在伊达家安稳地生活了两百多年。我在不同的大名之间辗转,尝尽了颠沛流离。

  

  我很感激我们能在本丸相遇。尽管依旧需要出战,但是我知道,我不会再和你分离了。

  

  光忠

  

  15.

  

  光忠:

  

  我参加了忠宗公子【注5】和振姬的婚礼,贞也来到了我们家。政宗公非常开心,他在婚礼上喝了很多酒,还让家臣们也痛快得喝个够。我也喝了很多,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还有些醉意,其实我完全没什么酒量,但是我很高兴。

  

  贞来了,我们三个就又在一起了。鹤丸还要到很久以后才会来到伊达家,但那个时候你已经走了。

  

  贞是作为振姬的嫁妆入的伊达家。振姬是德川秀忠将军的养女,政宗公对这场联姻非常满意。毕竟德川幕府势如中天,能和幕府保持良好的关系是振兴伊达家必不可少的条件。大阪夏之阵那一把火仍在我眼前,我亲眼看见金碧辉煌的大阪城在烈焰中化为灰烬,纵然一生刀上舔血,但是面对如此惨烈的情景,我竟然僵立在原地,身体微微发抖。听说这场火烧毁了不少刀剑……我,我无法想象,本丸的同伴们,还有,还有经历过火灾的你,到底忍受了怎样的炼狱。当年太阁殿下在修筑大阪城的时候,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吧?我看见政宗公凝望着远方的火光默然不语,他的脸庞依然坚毅,但是坚毅中已经有了一丝疲惫——我第一次发现政宗公已经有了白发。

  

  忠宗公子将会是伊达家未来的新家督,我知道他会是一代守成的明君。我见证了此后伊达家两百多年的历史,如今也有幸见证了未曾经历过的辉煌。

  

  我想我真正理解了政宗公。执着过去又有什么用呢?谁也不能真的早生二十年。

  

  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请转告主君不要为我挂念。在回去之前,我想和你,还有贞好好待一会儿。

  

  大俱利伽罗

  

  16.

  

  小伽罗:

  

  从你提到的时间来看,现在距离你刚到政宗公身边,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吧?尽管作为刀剑来说不过是短短一瞬,但是你也经历了政宗公从青年到华发。你还记得我们身在本丸的职责吗?我们的使命就是守护历史,不论荣辱成败,已经过去的都无法改变,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向前走,向前看,正是因为有过去的记忆,才塑造了现在的我们,才能拥有无尽的未来。

  

  我们还有很多个未来。在现世,在本丸,我们还将继续走下去。

  

  光忠

  

  17.

  

  光忠:

  

  我的时间到了。我听闻秀忠将军有礼物赐予伊达家,我就知道,我该走了。

  

  政宗公如果发现他获赠的那把大俱利伽罗广光和我身上的佩刀是同一把,也许会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困扰。

  

  此后的岁月发生了什么,在我的记忆里都清清楚楚。我没有必要再亲身经历一次了,你说得对,过去的已经无法改变,我只能向前走,既然如此,没有必要再念念不忘了。

  

  我知道我如果留下来,势必要再一次目送你离开。那这一次,就换我先走吧。

  

  你知道我这次的修行为什么会比预期的时代早了二十多年吗?因为我悄悄地动了手脚,我想看看在我来到伊达家之前,政宗公和你是什么模样。我从未见过年轻时候的政宗公,但是我在本丸与你重逢,见到你的第一眼,我仿佛回到了伊达家的那段安静的岁月。爱姬夫人的琴声在我耳边回荡,你笑起来的模样非常温柔。我承认我对你怀着某种特殊的感情,因为你与政宗公如此相像,但是我这次重返伊达家,终于明白了那种特殊的感情是什么。你和政宗公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你身上有他的影子,但你作为刀剑,比人类更为透彻。到底是怎样的经历塑造了你呢?到底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在经历伤痛后依旧保持温柔?光忠,我想回去,回到本丸,我在历史上和你相处的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你说我们还有很多个未来,我们还将继续走下去,从在伊达家第一次见面的瞬间,到无穷无尽蔓延的以后,我们都要一起走下去。

  

  不用再给我回信了。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朝门口看一眼吧。

  

  大俱利伽罗

  

  18.

  

  烛台切光忠放下信纸,抬头看见大俱利伽罗正站在门口。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的脸上似乎面无表情,但是烛台切光忠看着他的眼睛,是琥珀一样深沉的金色,那双眼睛也回望着他,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你回来了?”

  

  “回来了。”

  

  END

————————————

  注1:伊达成实,伊达三杰之一,与伊达政宗是表亲关系,为人果敢刚毅,是伊达家的重臣。


  注2:五郎八姬,伊达政宗与爱姬的长女。


  注3:松平忠辉,德川家康的六男。


  注4:伊达政宗曾派遣支仓常长为使前往西班牙及罗马等国家拜访,有传言指伊达政宗希望与西班牙等国家同盟,借助他们的军队推翻德川幕府。


  注5:伊达忠宗,伊达政宗与爱姬的嫡子。

   
评论(3)
热度(106)
烛俱烛/GGAD/德哈
黑历史存放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