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阪有桑

【烛俱利】漂泊止于恋人相遇 13

*从这一章开始进入结局剧情!(就是开始填之前挖的坑……)

——————————————————       

       大俱利伽罗冲到楼下的时候正好和太鼓钟贞宗撞了个满怀,太鼓钟贞宗被选为剧目《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男主角,正兴冲冲地跑回来告诉小光和伽罗哥哥,被大俱利伽罗这么一撞狠狠地摔了一跤。大俱利伽罗只回过头犹豫了一下,对上太鼓钟贞宗的金眼,又狠下心来扭头就跑。


       等到他终于浑身脱力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大俱利伽罗掏遍全身的口袋,发现身上的钱只够买一张车票。他跑上火车,在门边站了好久,火车缓缓发动的那一刻,他突然有种跳车的冲动。


       是太冲动了。大俱利伽罗还没吃晚饭,如果不是因为一时冲动,大概已经和小贞鹤丸一起其乐融融地吃着烛台切光忠做的寿喜锅。而现在,他的胃里和心里一样在翻江倒海。大俱利伽罗对于自己出身伊达的说法并没有太大怀疑和抵触,但也没有太多好感,毕竟没有记忆也就没有感情,他对伊达的好感全都来自烛台切光忠。然而想起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就觉得自己的心痛苦地揪了起来。


       是他的错。仿佛在有意安慰自己一样,大俱利伽罗拼命地说服自己。他对我隐瞒真相——他利用我的身份——他、他根本就……大俱利伽罗发现自己想不下去了,又想起鹤丸的调侃,悲哀地发现最终还是自己输得一塌糊涂。说到底还是自己舍不得烛台切光忠,然而舍不得也没用,狠话放了出去就没有回头路,更何况他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如果烛台切光忠真的是因为有利可图才和自己在一起,就算难受,他的尊严也不会允许自己接受不平等的感情。


       眼下他只打算回到原来的家里拿点钱,随便找个地方待个两三天,等到情绪平复下来再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大俱利伽罗曾当着三日月的面发誓不会背叛伊达,如果伊达的血缘关系是真的,他更不可能真的离开烛台切光忠。但这段感情结束了。大俱利伽罗自嘲,谈什么办公室恋爱,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真是让人连个一刀两断的机会都没有。


       火车到站后,大俱利伽罗轻车熟路走向原来的公寓楼。就在他要进楼道口的时候,一声熟悉的猫叫让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从草丛里窜出一只雪白的猫,大俱利伽罗一眼就认出是之前常来自己家蹭饭的那只,他蹲了下来抚摸白猫头顶的毛,发现白猫比上次瘦了许多。顿时大俱利伽罗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抱起白猫,抬头看着楼上的窗户,发现在他家的隔壁,五虎退的家没有像往常一样亮灯。


       心中警铃大作。大俱利伽罗当机立断转身就跑,然而突然背后生风,他下意识地朝旁一躲,但对方明显有备而来,下一秒,大俱利伽罗的口鼻被捂住,瞬间昏迷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时第一时间看到的是惨白的天花板,第二眼看见的是背对着他在一张工作台上忙活的男人。大俱利伽罗刚刚看清男人的背影,就挣扎着想坐起来,结果发现自己的手脚被拴上了铁链。男人听到响动,转过身来,他的眼睛底下有青黑的眼圈,像是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你……”大俱利伽罗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链条哗哗作响,“叔叔!”


       被喊做叔叔的男人默不作声地看着大俱利伽罗,犹豫之后才说道:“我以为你知道我不是你叔叔。”


       “所以你真的是替织田卖命吗?”大俱利伽罗瞬间绝望极了,“伊达火灾、粟田口家爆炸、一期一振失踪,还有,给我下药,现在又把我绑在这里——这些事情,都是你干的吗?”


       印象中的长谷部是个循规蹈矩到有些死板的男人,大俱利伽罗怎么也不相信长谷部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为此还曾顶撞三日月,但是现在长谷部就在眼前,看着手脚都被拴着的自己无动于衷。


       “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就去说服织田大人解开你的铁链。”长谷部脸上的表情几乎是默认,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是我把你绑过来的,织田大人想见你。”


       “你为什么要替织田做这些事情?”大俱利伽罗绝望地挣扎,手腕被镣铐勒出红痕,长谷部见状有些着急走过来按住他的肩膀,却被大俱利伽罗一口咬住。长谷部痛苦地喊了一声,却没有挣扎,任由大俱利伽罗将自己的拇指指根咬得鲜血淋漓。


       大俱利伽罗松开了口,他的牙齿有点泛红,眼睛也有点泛红:“你为什么不反抗?”


       “我对不起你。”长谷部言简意赅,大俱利伽罗扯了扯嘴角,似乎想露出一丝冷笑,长谷部这口吻像极了烛台切光忠,然而“对不起”这三个字只让大俱利伽罗觉得无比厌恶。


       “我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跟烛台切在一起,”长谷部见大俱利伽罗不再挣扎了,转身回到工作台上处理自己那只受伤的手,“你现在已经,不,你本来就是伊达的人,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是我仍然希望你能听进我的话。我不会害你,只是这段时间需要委屈你,只要你配合,等事情结束后,织田大人就会放你回去。”


       “织田又想干什么?”大俱利伽罗咬了咬牙,他对长谷部一口一个“织田大人”反感得不得了。


       “织田大人需要一个实验对象,但是由于药物的特殊性,这个人最好是城市中的边缘人,比如流浪汉,比如吸毒者,这类人失去记忆不会造成太大社会影响。”长谷部背着他简单地说道,身后的台灯将他的影子投在地上,”但是我想到了你。我想你也猜到了,我就是ODA118的主要研发者。之前用在你身上,让你失去伊达家记忆的药物,就是ODA118的前身。”


       “织田大人其实一直怀疑伊达大人的儿子尚在人世,但我给他的调查结果填了确认死亡。如果你彻底失忆,伊达也就从此销声匿迹,这段历史就彻底被抹杀。考虑一下吧,与其死在织田的追逐之下,不如忘掉这一切,拿一笔巨款消失在国外,重新过上普通人的人生。”


       听起来像是三日月之前开出的条件。大俱利伽罗已经拒绝了一次,但长谷部转过身来,仿佛看穿他的心思似的,恰到好处地补了一刀:“我知道你会舍不得烛台切。但是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烛台切这个人目的性很强。小时候我和他同样在织田家长大,只不过他比我幸运,得到了伊达家的重视,”说道这里长谷部似乎有些咬牙切齿,“他把伊达大人哄得服服帖帖,差点就被收养为义子,结果被一场火灾化为泡影,现在的他又傍上了三条,只不过三条才不会像伊达那样把他当自己人。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会对你动心思,但如果你也迷恋上他,不就很可笑了么。”


       “伊达的家业走了法律程序被分割,再想要回来其实也希望渺茫,倒不如接受织田的条件,拿一笔钱从此消失,也算是对你的补偿。”长谷部转过身去重新处理桌上的那些瓶瓶罐罐,大俱利伽罗注意到那原来是个小型的实验台,“过去的事情已无法改变,与其让痛苦的记忆不断纠缠,倒不如选择一忘皆空。这也是织田大人想要研发ODA118的初衷。”


       这时候门突然间开了,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少年走了进来,他的怀中抱着一只白猫:“这只猫是长谷部先生养的吗?把我便当盒里的鸡腿给抢走了,长谷部先生可要对此负责哦?”


       “知道了,你把猫放下吧,猫是这位实验者的。”长谷部脸上有些无奈,“至于便当,把我的那份给你吧。”


       “这位就是实验者?”少年用充满兴趣的目光在大俱利伽罗身上来回扫视着,目光停留在大俱利伽罗被拷着的双手上,“看来他好像不是自愿的呢。”


       “他会自愿的。”长谷部从少年手里接过白猫放在地上,白猫非常识时务地跑向大俱利伽罗蹭他的脸。少年默默地看着看着这一切,随后转向长谷部,话里有话:“就像我一样?”


       然而长谷部已经没有在听。他脱掉了外套挂在胳膊上,露出了里面有些凌乱的衬衣:“你来了正好,接我的班,记得按时给实验者注射镇定剂,没有允许不能解开他的手脚铐……我可得去睡一会儿了。”


       等到长谷部走远后少年关上了门,他拍了拍手,白猫就朝他跑了过来。少年抱起白猫,一瞬间神情冷冽得犹如窗外的寒风。


       “这是我家的猫,”少年冷冷地说道,“我弟弟一直在照顾它,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听到"弟弟"两个字大俱利伽罗心中一动。他抬头直视少年的眼睛,少年大约十四五岁,个子不高,乍一眼没什么特别之处,然而眼神极其镇定而锐利,流露出的寒光让大俱利伽罗瞬间一个寒颤。他想了想,问道:“你是药研?”


       少年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凌厉的神情:“别装蒜,告诉我,五虎退怎么了?”


       “你为什么不在五虎退身边?”大俱利伽罗想起五虎退家里没有亮灯,再看着药研怀中的白猫,突然意识到五虎退大概被织田控制了,“我是大俱利伽罗,住你们隔壁,你应该从五虎退口中听说过我。五虎退家里没有人,白猫也没被带走。”


       “什么?”被唤作药研的少年呆了一瞬,突然意识到自己遭到了欺骗,“可恶!他们一直在骗我!”


       “这到底怎么回事?五虎退说你工作很忙,所以你也一直在替织田干活吗?”大俱利伽罗没想到原来织田的力量一直安插在自己身边,相比之下伊达果然势单力微。然而药研有些神情恍惚,大俱利伽罗喊了他几句,他才终于回过神来。


       “我不该相信织田的,现在五虎退在他们手里,我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了。”药研握紧了拳头,又看了看大俱利伽罗身上的铁链,“织田果然有手段,我刚刚听见了你和长谷部的对话,那家伙,好一个软硬兼施,真是得了织田的真传。”


       “我是前不久才来到这里的。我和弟弟五虎退从小失去父母,相依为命,我靠半工半读供养弟弟上学,日子一直非常艰难。后来织田家派人来联系我,说看中了我的资质,开出了极其丰厚的条件让我来这边工作,但工作环境非常封闭,我不能像之前一样回家照顾五虎退。”


       “织田的人看出了我的犹豫,提出可以给五虎退请保姆,每周我可以定时和五虎退视频聊天,有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五虎退为了让我没有后顾之忧,主动说愿意接受织田的条件。现在想来,我恐怕是把五虎退推入了虎口,五虎退和我视频时估计也在他们的监控之下,说不定还遭到了虐待!”药研咬紧牙关,“可恶,我太大意了……”


       说着他突然扭过头来看着大俱利伽罗,目光灼灼:“不对,我们还有转机。我刚才听见了长谷部的话,你是伊达的人?我偶然听见织田说过,他忌惮伊达组,尤其是伊达组内那个叫烛台切光忠的。既然你是伊达的人,那他肯定会来救你——”


       听见烛台切光忠的名字大俱利伽罗五味杂陈。面对药研穷追不舍的目光,大俱利伽罗摇了摇头:“我和他决裂了。决裂后的我想来对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他没有来救我的必要。”


       药研瞬间有些呆滞,随后看向大俱利伽罗的目光里充满了同情,大俱利伽罗突然发现自己的说法仿佛是被始乱终弃了一样,瞬间恨不得咬舌自尽。然而自己没说错。大俱利伽罗心想,如果说烛台切光忠有什么私心,大概就是想在重振伊达的同时,通过婚姻成为伊达家的主人。但是自己宁愿死,也不愿意接受充满算计的婚姻。


       TBC

   
评论(7)
热度(29)
烛俱烛/GGAD/德哈
黑历史存放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