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阪有桑

*没时间扩充于是就丢个大纲,标题懒得想

*大俱利伽罗→相州广光,烛台切光忠→长船光忠,勉强算半个转世梗

——————————

       相州广光是大四历史系学生,毕业论文的研究方向是战国史,导师给他丢了个课题后就满世界出差不管他的死活,留相州广光一个人在图书馆啃资料,毫无头绪。

       一日相州广光照例在藏书库里找资料,在禁止外借的书架上偶然发现一本薄薄的著作,是关于战国名刀烛台切光忠的,作者署名长船光忠。相州广光打开看了一眼,发现作者介绍的角度极其新颖,犹如一部刀剑版个人传记,他的耳边仿佛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轻声诉说着烛台切光忠的生平。从锻造开始,在历代大名手中辗转,因斩断青铜烛台而闻名,又离开仙台去了水户德川。相州广光就这样看入了迷,眼前仿佛浮现出熟悉的身影,那男人朝他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相州广光想要叫住他,却发不出声音。

       然后相州广光被图书馆管理员叫醒,这才发现自己竟然靠着书架睡了一觉,他匆忙起身将书塞回书架上,没有发现书页里夹进了一片樱花。

       他最终以刀剑为切入点做了自己的毕业论文,答辩会上的演讲让导师频频点头,但毕业后的相州广光找了一份普通工作,学生时代做过的研究最终变成一份薄薄的档案,和过往一起被尘封。多年后的他挤着地铁,偶然在新闻滚动栏上看见烛台切光忠重新展出的消息。他心中一动回想起遥远的学生时代,在图书馆里做过的梦。

       他挑了个日子启程前往,正是樱花将落,仲春时节。博物馆里空荡荡地只有他一个人,他静静地站在展览柜前默默地看着被烧毁的刀剑,想起梦中那个温柔却模糊的容颜。下午四点博物馆关门,相州广光决定离开,离开展览室时正好和工作人员撞上,文件洒了一地。相州广光慌忙弯腰帮忙捡文件,看见对方工作牌上的名字长船光忠。

       他一时愣住,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见当年的作者。 男人的右眼覆着眼罩,仿佛在掩盖曾经的伤痕。梦中的容颜和眼前的脸庞一瞬间重合,电光石火间一闪,相州广光心口狂跳,看着对方的金眼脱口而出:“是你?”

      这句话落入男人耳中,男人仅有的金眼闪过一丝迷离,迷离中带着邈远的岁月,犹如多年前将尽未尽的春日。博物馆外吹起一阵小南风,伴随着樱花飘落,男人的嘴角牵起一个温和的笑容,他接过相州广光捡起的文件率先伸出手:“幸会。我是长船光忠。”

————————————

简洁版BE:

    “是你?”

    “不……你认错人了。”

2017-05-15
/  标签: 烛俱利
2
   
评论(2)
热度(14)
烛俱烛/GGAD/德哈
黑历史存放之地